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

红玫瑰  > 交易百科 > 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

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

发布时间:2022-09-19 发布者:红玫瑰 阅读量:46次

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

原创 三音编辑部 三音

火热的盲盒潮游戏市场,吸引了更多玩家进入游戏,也为盲盒视频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更大的延伸可能性,吸引了不同类型的创作者加入盲盒博主的行列。

作者 | 任同尧

设计 | 范小文

“大家好,我是瑶瑶。” 这是六年级盲盒视频博主瑶瑶的固定开场白。她像往常一样打开了兔子特效滤镜,简单快速地展示了自己新买的泡泡玛特制盲盒,并在视频的最后宣布了成立粉丝群的决定。与瑶瑶同龄的小粉丝发了上百条留言:“瑶瑶,我要进群!”

两年前爱上盲盒后,瑶瑶在抖音上更新了近200个盲盒相关视频,积累了近1.5万粉丝。在房间周围的一段视频中,她可以看到,几个长长的亚克力储物箱叠在一起,近百个盲盒玩具整齐地摆放着。在抖音中,类似瑶瑶的小学生盲盒博主越来越多。

《盲盒》相关话题在抖音上累计视频超过20万条,累计观看次数超过30亿。开箱、评测、改造、提箱技巧,随着创作者数量的增加,盲盒潮玩作为新兴的视频品类,正在细分不同的内容,迅速积累关注度。

2019年双11,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销售超过200万件潮流玩具,总销售额8212万元,同比增长295%,成为天猫玩具销量最大的品类。第一名。

在泡泡玛特联合创始人斯德看来,当代年轻人愿意为自己喜欢的东西买单,他们有自己的观点和想法,他们不想被任何人代表。潮玩背后没有具体的价值观和故事,完全由买家来解读。这一特点让潮玩深受年轻人的喜爱。作为一款易上手、门槛低的入门潮玩游戏,盲盒逐渐成为近两年年轻人最火热的新兴事物之一。

打开盒子那一刻的未知和惊喜是盲盒玩具的主要吸引力来源。这种开箱即用的评测内容,自然适合短视频的快节奏呈现。火热的盲盒潮流游戏市场吸引了更多玩家入局,新兴盲盒品牌和IP形象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为盲盒视频创作提供了丰富的素材和更大的延伸可能性,吸引了更多不同类型的创作者加入盲盒博主的行列。

我们采访了几位活跃在视频平台上的 Blind Box 博主,聆听了他们关于自己和 Blind Box 的故事。

01

约定的采访时间是晚上8:00,晚上7:50,芋头酱发来消息,不好意思说能不能等一会,今晚8:00是泡泡马特莫莉鸟系列的新时刻, 她得先去抢新产品。

“爱开箱的芋头酱”(抖音ID:)是抖音的盲盒博主,拥有近27万粉丝。自去年7月上传第一条盲盒开箱视频以来,芋头酱已经积累了330个盲盒玩具视频,每个视频的平均点赞数在2000到4000之间。

一次偶然的机会,芋头在泡泡玛特的线下店抽到了校园系列的莫莉盲盒,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出于分享的兴趣,芋头酱开始在抖音上更新开箱视频,她也有期待:“说不定粉丝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会有盲盒品牌合作,所以会有机会拆除更多的盲盒。”

成为博主半年之后,蒋翔宇觉得盲盒视频创作者的年龄层在不断拓宽。小学生盲盒博主瑶瑶在玩史莱姆时与盲盒接触。视频主题转向盲盒后,蒋翔宇看着瑶瑶的粉丝从一两千逐渐增加到一万多。

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

芋头酱在抖音认识了很多小学和初中盲盒博主,他们的视频风格和老博主有很大的不同。“一般来说,这些年轻的博主不给玩具特写,也不加解释,所以拆的很快。从视频评论来看,同年龄段的粉丝也不少。”

很多小学博主都会用一些盲盒礼物作为互动奖品。抽奖需要在评论区@三位好友,关注和点赞博主的所有视频。这种看起来有点幼稚的交互方式非常有效。“这种抽奖视频能获得很多点赞,上万甚至上万条评论。”

盲盒已经成为很多年轻抖音用户的热门社交主题之一。瑶瑶的关注名单里有很多同龄的盲盒博主。她的同学“嫣然”也是一位拥有过万粉丝的盲盒博主。两个女孩在抖音时互动,发布了一起拆箱的视频,并拍摄了一个展示Blind Box生日礼物的vlog。一位经常活跃在瑶瑶评论区的小粉丝近日在自己的抖音主页上宣布:“决定了,我以后也要做盲盒博主。”

芋头酱和一些在抖音上积累了粉丝的盲盒博主组成了一个交流群。她发现每个人基本上都是年轻女孩。1992年出生的芋头酱笑称自己已经是团里的“大姐姐”了。

盲盒拆箱大V King (抖音id:)也在这个交流群里。这位95后的北京姑娘在抖音发布了200多条盲盒玩具开箱视频,累计粉丝70万,点赞超过680万。与芋头酱不同的是,王晶经常展示一套完整的盲盒开箱流程。

在进入盲盒之前,王晶对收藏有着浓厚的兴趣。她收集了电影票、飞机和洋娃娃。2018年,王晶迷上了盲盒,去年开始在抖音和微博分享自己的潮玩合集。随着迷恋的加深,王晶的盲盒购买频率逐渐增加。从一开始,他下班后路过实体店买了一个,逐渐发展到有意识地收集一整套图像。

收集一整套盲盒并非易事。目前市面上的盲盒系列通常包括13张图片——12个基本模型和1个隐藏模型,单次提取很容易买到重复的款式。“尾盒”——买一整盒12个未开封的盲盒,可以最大程度保证款式不重叠。很多收藏全系列欲望强烈的玩家都会选择“端盒”来购买。

在最痴迷的时期,只要市场上出现新的盲盒,王晶晶就会在“端盒”中收集一整套。一组开箱视频也成为了她账号上最受欢迎的内容类别。

另一种流行的内容类型是盲盒隐藏模型的展示。去年,一段展示隐藏收藏的视频将王晶的粉丝和浏览量提升到了一个更高的水平。

收集隐藏物品比收集所有基础图像更困难。以泡泡玛特为例,一个系列投放市场后,隐藏模型与整体的比例通常为1:144。这种稀缺性使其成为许多热心玩家的目标。

芋头酱身边的一位设计师朋友,对收集隐藏物品有着极大的热情。“一盒有12个泡泡玛特,一盒10个。盒子里肯定有隐藏的,为了隐藏,他们会买一整盒。”

超越普通人的运气或财力,这是给盲盒隐藏模型的标签。隐藏模型的特殊性使其成为盲盒开箱视频的焦点,与之相关的视频可以获得较高的热度。除了隐藏模型的简单展示,不少盲盒博主也开始总结隐藏画框技巧,分享线下购买盲盒的心得。这种视频不同于普通的开箱,体现了博主的“技术”。,也受到了欢迎。

盲盒博主“就叫它甜橙吧”不时分享“科技流”的内容。在最近的一次直播中,天成和男友详细讲解了如何判断盒子的重量和形状来选择泡泡玛特线下店的迪莫动物系列的隐藏锦鲤。

“锦鲤的头会比较重,先拿在手上感受一下,选择重一点的盒子。稍微捏一下盒子,如果是锦鲤的话,可以感觉到头上的鳍在盒子上。侧面有两个圆角。甜橙将用这种方法挑选出来的四个盲盒一一拆开,一个个都干净利落。那是一条隐藏的锦鲤。

络绎不绝的新博主让向玉江有些危机感,她要求自己尽量每天更新。“我觉得我不能偷懒,否则我会失去我的粉丝。” 她习惯了一次拍几个视频,囤积素材一个一个剪辑,保证每天都能有新的视频发布。

尽管如此,山药酱有时还是跟不上最热门的新产品发布。“我不在一线城市,盲盒里的线下门店也比较少。” 芋头酱解释说,新盲盒推出后,她一般都会选择网购。当盲盒送到自己手中时,圈内热议的话题可能已经转移到另一个品牌或新系列上。

新入局的盲盒品牌,意在通过大量曝光来提升其IP的知名度。为了争夺消费者的眼球,盲盒产品迭代竞速游戏如火如荼。

“盲盒的更新速度比以前快了很多。” 王静说,“也许一开始,泡泡玛特的盲盒两三个月就会有新品上市,但现在,几乎每个月都会有新品,推出两三个新系列。”

这让王静有些压力:“以前收藏成瘾很严重的时候,出来了肯定会收藏的。但现在我买的更多是看自己的喜好。”

02

芋头酱习惯于给每个盲盒玩具加上具体而生动的描述或评价。这种细腻轻快的视频风格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开户大约两个月后,芋头酱已经积累了约10,000名粉丝。

“盲盒博主前期粉丝增长非常快。” 芋头酱猜测,这可能与平台的流量分配策略有关。在粉丝数突破10000人后,芋头酱开始收到一些商业推广的邀请。

盲盒的推广与合作与美妆产品类似。一些新兴品牌为新品造势,为博主提供整箱产品,制作开箱体验视频;另一种更直接的方式是发布相关产品链接来吸引流量,或者在博主的抖音商品橱窗上放置盲盒产品,博主根据营业额获得部分佣金。

但目前,通过链接引导成功购买的效果并不明显。“他们不可能像李佳琦那样卖上万的直播。” 芋头酱说,虽然越来越多的人关注盲盒这个圈子,但相比美妆和时尚内容,盲盒还是少数。

王晶晶最常收到的评论和私信是:“姐,这个盲盒可以给我一个吗?” 这常常让她想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她觉得抖音的粉丝更年轻。

“我的微信粉丝群里有更多的宝妈和大学生,他们的购买力会更强。” 年长的粉丝不仅愿意购买盲盒,对价格更高的限量名牌玩具也有很高的消费欲望。. 相比之下,粉丝在抖音上的行为更像是点赞和评论。

收取相应的推广费也是盲盒博主的变现来源。不过,与美妆和时尚品类相比,盲盒博主的推广费用仍处于较低水平。在如今的盲盒圈,拥有20万到30万粉丝的盲盒博主的推广成本一般在几百元左右。

作为盲盒新兴领域的头部博主,王晶晶觉得自己和小伙伴们可以算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几乎很难有以往的经验借鉴、视频制作模式、商业合作,价格设置你只能自己弄清楚。

除了宣传合作,不少平台还向盲盒博主发出邀请。据了解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盲盒不仅成为微视、西瓜、今日头条、火山视频等视频平台开发的新品类,得物(毒)app、Nice等潮鞋交流平台也有意加入盲盒到平台生态。在圈子里。

得物(毒)APP的潮流游乐区,在盲盒周围开辟了单独的版块;Nice 的时尚游戏部分将 Mart 列为单独的类别。甚至一些与时尚无关的公司,看中了“盲盒”销售形式的刺激,纷纷尝试跨界。比如,旺仔奶去年就为56个民族推出了盲奶盒。

我注意到盲盒类别中也有MCN机构。盲盒改装博主“建国哥”(抖音id:jgdd)机缘巧合签约MCN。

建国的弟弟在一家直播运营公司工作。去年,她画了一个自己不太喜欢的盲盒后,尝试重新粉刷盲盒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并将照片发到朋友圈。看到修改照片的老板对盲盒的修改很感兴趣,并鼓励建国把修改后的视频上传到抖音。

接触潮玩改装后,建国逐渐意识到这是一个非常热闹的领域。抖音与盖娃相关的话题有上千万的浏览量,仅用“盖娃”作为昵称关键字的视频博主就有数百人。在闲鱼上,盲盒改装开发出了改装配件、颜色改装、表情修饰、改装挂件等更细化的分类。一些张贴修改链接的卖家已经卖出了数百件。一个普通的盲盒娃娃可以重新粉刷,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有的甚至超过一千元。

建国表达了对换洋娃娃收费水平的理解:“改造真的很累。” 改造一个洋娃娃,她需要画出一个大致的形象构想,用AB胶对变化较大的部位轮廓进行重塑,并在不同的区域上色。最终的定色过程至少需要两三个小时,最多需要两三天。

很多看过建国视频的人都希望她能听命帮忙修改,建国却一一婉拒了。“我换娃的出发点是个人喜好,也没想过要从中赚钱。而且我的手艺也不是很好,所以无法保证客户订单的质量。”

除了技术上的困难,凯娃的版权问题也让建国非常谨慎。“盲盒的原图是设计师的版权,别人做的图我觉得修改卖掉不是很好,所以纯属个人喜好,如果有人喜欢我的修改,我会鼓励他们自己试试吧。。

目前,建国哥已经积累了3.7万粉丝。去年年底,她与自己的MCN签约,但在业务对接方面尚未采取更多行动。“现在我还在根据自己的兴趣去创造输出,还是比较轻松自由的游戏状态。”

面对越来越多的入驻邀请,王晶晶在微视、西瓜、今日头条等平台开设了自己的账号。“进站后会有流量的支持和奖励,比如你在平台上参与一些热点话题,或者给我们一个话题玩,发布的时候就会得到相应的资源。” 王晶晶说了三遍。

但亲临现场仍然无法阻止盗版。王晶晶和蒋翔宇都心疼地发现自己的视频经常被淘宝店铺和自媒体盗用。他们都多次在社交平台上对盗用表示愤怒。曾经有人将王晶晶的每日更新视频同步到自己的火山小视频账号。多次交涉无果后,王晶晶选择采取法律措施维权。

“其实我真的可以邀请自己在上面发视频,我挺开心的,能给自己带来一些流量,但盗版转载让我很无奈。”

03

说到盲盒购买和收藏的数量,所有受访的盲盒博主都停顿了一下,开始默认计算数量和成本。

芋头酱站在她的玩具柜前,抬起头估计,这些定制的木柜每个都要几百块钱。所有玩具;建国哥仔细数了数自己的玩具:“可能有两三百个盲盒,还有几十个大娃娃、士兵和人物。”

王靖估计,他在盲盒潮流游戏上的花费,大概能买到一辆中档车;他是酒店行业的博主,“二哥来开箱”,只是把闲置在闲鱼的盲盒卖掉,就卖出了近二十万。

虽然有一点小摩擦,但这些博主的爱好终于被家人理解了,博主的家人一起参与了盲盒的创作。

曾有一段时间,盲盒玩具B站老板,“乐乐的谢叔”因工作压力大而多次倒闭,买盲盒的频率也因房贷压力而减少。看到乐乐眼中的忧郁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妈妈决定考虑做一个手工盲盒,给女儿一些解脱。

研究了半天,和网上的潮玩图对比,妈妈终于用针线编织了四个小娃娃,找到一模一样的小纸盒,精心包装密封,交给乐乐“拆箱”他们。第一次收到“妈妈牌”盲盒的乐乐差点哭出来:“我被感动了,被鼓励了,我觉得自己可以更加努力了。”

乐乐将“妈妈牌”盲盒开箱视频上传至B站,获得27万浏览量。视频中,乐乐每开一个盒子,屏幕上就会飘出一片弹幕来夸赞:“阿姨也厉害!” “干得好,考虑周到!” 这让妈妈非常高兴。

乐乐制作了一系列关于母亲手工盲盒的视频,平均点击量超过20,000。这不仅是乐乐所有盲盒玩具投稿中播放数据最好的,而且还是放在了整个B站的盲盒类中。视频也算是一个很好的反响。

盲盒开箱视频在B站逐渐增多,但总的来说,B站的盲盒视频表现不如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以“盲盒”为关键词在B站搜索,播放量最高的盲盒视频是一个up主拆B站送的周边礼物。播放前20的视频,题材基本不涉及主流潮流游戏如今的品牌,更多地采用“盲盒”这种强大的未知的形式,来提升视频内容的趣味性。

而在抖音活跃的博主中,也有不少人对拆开盲盒有了新的感受。面对更新换代的加速和层出不穷的盲盒新品,王晶不再坚持从盒子里打卡,他的收藏兴趣转向限量版设计师玩具。

令王感到惊讶的是,基本盲盒的收藏价值越来越小。“一开始如何出售火山抖音号:泡泡玛特天猫旗舰店开箱测评内容天然适合短视频快节奏的“盲盒”,在仙域身上出手是很容易的,但现在,渐渐变得不那么容易了。” 王静回忆,两年前刚入圈的时候,二手市场上盲盒的基本款可以等于或者高于原价水平的卖,现在基本款都要卖了低于甚至远低于原价的水平。

但她也认为,对方证明潮流游戏市场越来越丰富,可供选择的选择也越来越多,这是好事。

整理玩具的问题一直困扰着蒋翔宇,她也在有意识地减少购买盲盒的频率。“柜子一直在增加,但我还是放不下所有的玩具,所以我会处理掉一些。比如有些买回来很受欢迎,几周后就一文不值了。我还不如赶紧卖掉。”

“潮玩族”是山药酱常用的潮玩二手交易平台。潮湾一手市场的火爆,让不少进入者嗅到了二手市场的机会。很多盲盒潮玩品牌都将二手交易和交流社区作为自身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比如“潮玩”、“魅惑”等垂直服务潮玩二手交易的平台也开始出现.

和王晶的感觉类似,二哥也认为基础盲盒的价值在下降。但不同的是,二哥在潮玩的二手交易中,自己想出了一套自己的方法。他花了很多时间研究闲鱼的曝光机制和买家习惯。他不仅卖了不少盲盒,还开始帮男朋友卖卖不出去的玩具。

由于价格低廉,货源充足,二哥在两个月内就在仙域卖出了上千个娃娃。对于一些热心的玩家来说,二哥成了他们降低开箱成本的“后勤保障”。

二哥对收藏限量版不太感兴趣。“我觉得盲盒潮玩这个东西,有市场有人气,就有收藏价值。但没有人气,就没价值了。”

二哥觉得如今盲盒的竞争有些浮躁,赶上热度的新风潮让盲盒的设计和生产质量参差不齐,这在二手市场上有所体现。大部分新盲盒因应节日而推出,交易价格一直呈下降趋势。

“很多玩家并不在乎自己开什么,他们只在乎驾驶的乐趣。越来越多的品牌已经触动了这个原则,很多设计低劣、品控不善的产品进入了这个市场,这是一种透支。 "

目前,二哥自己开盲盒的频率有所下降。按照目前的状态,他预计还能再打半年。“不管什么爱好,一旦变成了循序渐进的工作,它的品味就会改变。” 对于盲盒的未来,他仍然保持观望的态度。

二哥打算进一步调整抖音号的分享内容,以后会讲更多的二手销售经验和开箱技巧。“简单开箱,和软妹子相比,我们的声音不够甜美,形象也不是很帅,所以只能做自己的特色,发一些比较高科技的视频。”

长期的高频更新,让芋头酱有点腻了。“一开始只是简单的兴趣分享,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开箱。但现在我会感到压力和负担。如果我两天不更新,我不禁怀疑我是否落后了,对于一些没有跟进的新款式,粉丝会见面的,我一直在催你拆。” 与其追赶潮流,芋头酱想减少更新频率,回归分享自己真正喜欢的玩具。

建国的弟弟还在努力提高她的画技。比起点单换色,她希望以后有机会参与玩具设计原型的绘画创作。“在我开始换娃娃之后,我突然意识到,娃娃的再创造可以承载思想。添加图案和改变颜色都是我自己的主动表达。

盲盒潮对她意味着什么?建国弟弟想了想,也给了二哥类似的答案。“其实我觉得没什么意义,人总得有一些爱好,喜欢就够了。”

内容申明:红玫瑰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s://www.rosesimons.com/show-14-1837.html
复制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