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

红玫瑰  > 交易百科 >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

发布时间:2022-09-15 发布者:红玫瑰 阅读量:41次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

“今天直播所售商品如无法在48小时内发货,所有订单一律免费!”

6月7日下午2点,抖音直播主“胡璇”在直播间向观众许下诺言。本次直播是广州首届直播节的一部分。直播刚开始17分钟,抖音直播间的点赞量就超过100万,点赞数以每秒1万点的速度飙升。

主播“胡轩”是服装品牌“胡轩”的老板。疫情关系选择转为线上。他2个月前刚入驻抖音,4月11日正式开始直播,但平均单场销售额已经突破100万元。

从不懂直播带货的菜鸟到成功的带货领跑者,受疫情“黑天鹅”影响,越来越多像胡璇这样的存在从线下门店运营转型为线上直播带货. .

他们没有直播经验,缺乏流量基础。他们在直播带货的道路上苦苦挣扎。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采访了几位即将加入抖音直播的新手主播。

01玩抖音25天,单机销量突破1400万

“今年形势迫于线上转型。”

在成为抖音的主播“胡璇”之前,胡璇在服装行业经营了17年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创立了自己的服装品牌“胡璇”,直营品牌多达400家门店遍布全国,拥有员工100多人。 3000 人。

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他线下运营的节奏。很长一段时间,店铺打不开,服装库存也消耗不完。员工的生计和公司的发展方向让他充满了危机感。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突破现状。新年一过,胡璇就决定带队线上转型,做直播。

转型线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团队,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胡璇和他的工作人员此前没有直播经验,在疫情防控紧张时期,更难招到合适的人。他的一些熟人和朋友“主动请缨”帮助他一起推进这件事。甚至还有一个朋友已经10年没有联系了。得知胡璇想做短视频直播后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他从江苏赶来帮忙。就这样,一支队伍慢慢形成了。

随着团队,胡璇开始摆弄自己的抖音账号和短视频内容。有些人不解。已经是老板的胡璇,还有那么多员工和导购。他为什么要直播带货?

“我赶时间”,新组建的直播团队处于蹒跚摸索的初期,进展缓慢。从事销售多年的胡璇决定带头成为“吃螃蟹”的第一人,这也便于他迅速积累直播带。带货体验,摸清行业规律,“这是公司没有出路的转型方向,一定要做好。”

4月1日,人才“胡璇”正式亮相抖音并发布了首支关于自己的视频。剧情设置没有起伏。胡璇独自面对镜头,分享了自己因为忘记抽奖而给所有粉丝免费彩票的经历。该视频获得了 38.70,000 次点赞和超过 1000 万次观看二流。

在这段视频之后,胡璇陆续发布了几部视频作品,其中大部分是关于他如何努力克服生活,如何将员工视为家人,以及他对粉丝“喜欢到底”的态度和原则。胡璇说,这才是他真正的样子,他希望通过这些视频,让大家了解他来自哪里,经历过什么,是什么样的人。

进入抖音10天后,《胡璇》的粉丝数从几千涨到了10万+。 4月11日,胡璇首次在抖音直播带货,销量102万。 “大部分都是被热门视频吸引的观众,几十万人观看,4000人下单,平均每个人买6件。”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第一个有流量有销量,胡璇越来越有信心通过直播带货。他只卖自己的品牌服装,从供应链到售后都是自己打造。 “我们每天都在发布新款式,每个款式都非常注重品质。价格只比出厂价高一点,最低只有线下零售价的20%。%,让用户体验首先,我们赢得口碑和回头客。”

4月17日,胡璇参加广州抖音直播盛典,单场商品销售额突破238万; 4月25日,在抖音直播活动中,胡璇与800万粉丝网红“易哥”合作挑战罗永浩带货,卖出27万单,销售额突破1400万。

但在这些销售数字的背后,也有胡璇和他的团队这两个月踩过的大大小小的坑。

在1400万元的销售中,还没来得及消化销售业绩带来的喜悦,订单的爆发给刚刚运行的配送物流板块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交货缓慢导致增长在投诉率。此后,胡轩更加重视售后服务。一个销售额超过100万元的直播,24小时内全部发出。 “未来我想继续挑战24小时内或48小时内送达。全部免费”。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两个月来,胡轩每天都带着他的团队每天迭代。办公室里的灯基本没有关。他用数据分析研究了一大批优秀主播的直播,也引入了无数的新思路、新思路。发现和实践融入每场直播。

“抖音官方给了我们很大的支持,邀请我们参加各种直播活动,更多的流量和曝光机会,也给了很多关于直播的建议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新手主播“胡轩”之前,突破1400万(组图),包括抽奖吸引关注点等等。 "

在这样的成长背景下,胡璇和他的团队很快就从一个不会直播带货的“菜鸟”一路成长为单场销量过千万的主播,也可以是其他主播的“顾问”。在胡璇看来,“胡璇”这个品牌以前从来都不是电商公司,但现在有了,肯定是掌门人了。

02夫妻带货一个月,卖出300万库存库存

“胡璇在直播间讲话很专业,台词真的很精彩”,这是对“和谐三姐妹颜选美一”负责人朝歌的评价抖音。他把胡璇当作自己的榜样,我经常研究观察胡璇的带货方式。

《和谐三妹艳选美衣》今年也开始尝试在抖音直播带货,朝歌的老婆三妹是主播。夫妻俩是做实体服装批发的,因为疫情导致库存积压近300万元,于是寻求线上渠道消费。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超哥告诉我们,抖音不是他们第一个尝试的平台,而是成为他们唯一一个直播带货的平台,“我们在其他平台上试过,发现一般价格很便宜,用户买的款式和款式和我们不一样,后来决定在抖音做直播,调性比较合适。”

让超哥在这个想法上更加坚定的机会是抖音首播后的流量表现。

在抖音正式直播之前,《和睦三姐妹》的抖音粉丝只有400人,每个视频都有上百人的点击量。 2月27日,他们发布了一段关于服装盘点的视频,文案告诉观众“你今天喜欢的都有”,获得了700个点赞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超过30万次观看。当天,三妹开启了第一场抖音直播。这段30万播放的视频,在直播间吸引了近5000人。

夫妻俩对直播间的火爆并没有太多的期待和准备,连抖音的小店都没有开门。没想到第一次来打听的人这么多,以至于发现在抖音抖音这里的市场很大。第二天,我迅速申请了抖音店的开张,当天就卖出了10万元。

在直播阶段刚开始的时候,他们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他们对这部分业务不熟悉。例如,由于操作失误,他们只卖了100件商品,数量达到1000件。可以连夜联系工厂,麻烦他们加班;又比如,主播在说价格的时候口误,报了低于成本的价格,但为了观众的感受,他只能接受亏本卖了。

慢慢地,直播带货走上正轨,成为日常。一开始只有朝歌和三妹两个人,一个手机,一个仓库。然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团队,成员增加到20多人。直播组、运营组、客服组、配送组、采购组、短视频组分工明确,也有独立的直播间。

《和谐三美艳选美一》几乎每天都会播出,一开始会在晚上直播,因为那是平台的流量高峰时段,但也面临着更多主播的流量竞争,所以在过去的半个月里,他们增加了一个白天字段。经过三个多月的直播,账号抖音的粉丝从400人增加到8.10000人。据超哥说,疫情期间囤积的300万元商品一个多月就卖光了。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今年的抖音515“王牌直播间”活动,三美团队备货充分,满仓,累计货品近10万件,仓内直播销量达到55万,创造了自抖音播出以来三美的销量高峰。

直播期间,三妹非常重视粉丝的感受和体验。每次拿出一个款式,她都会先问粉丝喜不喜欢。如果喜欢,三美会继续介绍;如果粉丝不喜欢,那么这个款式就直接下架了,“我们完全是从粉丝的出发点做的,有时候我们甚至给粉丝单件衣服的定价权,就算不赚钱。”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现在,三妹和朝歌的日常工作和生活都围绕着带货直播展开。上午一定要先备货,下午安排直播节奏。直播结束后,会有一个全面的回顾。这种节奏和紧张的日常工作也给身体状态带来了极大的挑战。三姐每天都要站很久,高度集中好几个小时,继续播,嗓子已经沙哑了。

即便如此,他们还是以更快的速度跑着,“我们做抖音比较晚,很多规则都没有搞清楚,特别有学习和交流的动力,想在现在的基础。”

03新手宿主进入游戏抖音直播,现在是好时机吗?

短短几个月,直播已经成为大家都在追逐的新风口。

罗永浩、陈赫、刘涛等名人,以及拥有百万粉丝的各种顶级名人争相入局,还有李佳琦、薇娅等长期入局的主播时间,他们一次次把直播和带货的社会掀起。声音的音量也加剧了直播“中心化”的趋势。

无数像胡璇、三美这样被疫情困住的商家见风了,跃跃欲试,却在门口徘徊观望,思考是否是进场直播的好时机带货?

“直播是大势所趋”,胡璇夫妇在采访中坚定地表达了这一观点,这也是他们将全部时间和精力投入到直播带货发展中的原因。

各大平台都在不断增加电商直播的数量,提供流量、资金等补贴支持直播。其中,抖音其实是过去在直播投放方面最为谨慎的平台,但由于其步步小,以及拥有4亿日活跃用户的抖音,直播生态一直不凝固。 ,而且没有大主播的垄断。

平台官方活动为新手主播带来更多流量和曝光机会。胡璇和三妹单曲销量最高的直播都是在抖音官方直播活动中实现的。

在各项扶持政策大力推出的同时,抖音对带货短视频和直播预览视频的内容限制也进一步放宽。据了解,很多用户可以在热门视频中找到带货内容或直播预览内容,在信息流中也经常可以看到此类视频的存在。

运营要出售的抖音号

在这样的平台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商家和主播涌入抖音直播。要想抓住这波政策和流量双红利期,胡璇和三妹是不二之选。努力工作的新手的缩影。

这几个月的直播,彻底改变了超哥三姐妹的职业规划。他们将线下实体店交给了店长,将全部精力投入到抖音Live。

胡璇打消了疫情期间担心库存的焦虑。今年品牌销售目标定为10亿元,个人直播间也计划年底单场带货1亿元。

此外,胡璇还计划推进直播基地等新业务,带领“胡璇”真正从线下服装品牌转型为“全网最专业的服装供应链平台”。

接下来,他们都表示将同步推进抖音短视频内容的创作。

“短视频的火爆对直播间的影响很大,不仅我们有这种感觉,我们的同行和商家都应该有这种感觉。”超哥透露,《和谐三美艳选美衣》直播间流量有一半都是因为视频推荐。 “如果你真的想增加直播间的流量,你必须有热门视频的大力支持。”

这个出口似乎又回到了抖音的起源。做“好内容”是永恒的核心。在好的内容的基础上,每个人都有机会。短视频如此,直播带货也是如此。

内容申明:红玫瑰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rosesimons.com/show-14-1788.html
复制成功